13 五月 2018

我心裡的那根刺——一個悖逆之子的甦醒(上)

我心裡的那根刺——一個悖逆之子的甦醒(上)

美國 Stanley
從小我就跟著母親信,那時的我僅限於知道有一位神存在,就是主耶穌基督。長大後,我看到聖經上說:「除他以外,別無拯救;因為在天下人間,沒有賜下別的名,我們可以靠著得救。」(徒4:12)我明白了只有耶穌是真神,天下人間除了主耶穌別無拯救,我好好持守主耶穌的名,到什麼時候都不會錯。後來因上學讀書,我就很少參加聚會了,但「無神論」的教育並沒有把神從我的心中洗刷掉。畢業後,肉體的事越來越多地佔據了我的心,我的全人被工作、家庭、生活捆得結結實實,敬拜神的時間也越來越少了,我只是偶爾去教堂參加敬拜。慢慢地,我離神遠了,只有臨到事的時候才在心裡求告主耶穌。
2016年年底,我妻子接受了全能神的國度福音全能神教會的姊妹經常來我家聚會。有一天,姊妹給我見證了神的末世作工,剛開始我以為姊妹是信主耶穌的,也沒多想,就聽姊妹的交通。可當我聽到她們所講的內容與教堂裡講的不一樣,還說主耶穌已經回來了,叫全能神時,我心裡就很不樂意,表面上應付著她們,心裡卻不想再聽下去了。正好到了接孩子放學的時間,我就找藉口說要出去,姊妹見狀便問我:「弟兄,你對主再來是怎麼看的?是否相信主已經回來了?」我沒有正面回答她的問話,只是應付著說了幾句就走了。就這樣,我拒絕了神的末世作工。
神的末世作工
之後,我就開始極力反對妻子信全能神,我對妻子說:「天下人間沒有賜下別的名,我們只有守住主耶穌的名才能得救,你信主這麼多年連這都不知道嗎?」說完我還將網站上誹謗、定罪全能神教會的反面宣傳打開讓妻子看。妻子看後說:「通過這段時間和弟兄姊妹在一起聚會、交通神的話,我確定全能神就是主耶穌的再來,末世神以『全能神』這名開展了審判從神家起首的工作,發表話語揭露我們的敗壞本性,審判我們的不義,讓我們看清自己被撒但敗壞至深的真實面目,也讓我們認識神公義不容觸犯的性情,同時給我們指出了脫罪的路途,讓我們達到蒙神拯救。另外,我和全能神教會的弟兄姊妹接觸這麼久了,我看到他們臨到事注重尋求神的心意,實行神的話,按照神的要求做誠實人,人性活出很好,可見,網上的那些謠言都是鬼話,是造謠、毀謗,根本不符合實情!」不管我怎麼說,妻子的信心一點都沒有動搖。此時,我想到了遠在大陸的岳父岳母,因我們是信主世家,妻子一向很聽父母的話,我想只有讓老人再給她施壓,或許她還能聽進去,於是,我打電話跟岳父岳母說了妻子信全能神的事。很快岳母打來電話勸妻子不要信了,此時,我很得意,心想:「看你還信不信了?!」
一天,我聽到岳母在電話裡責備妻子:「你才信主幾年?你身量小,不會分辨,很容易被偷走,我們這麼做都是為了保護你。主耶穌才是我們的救主,聽我的話不要信全能神了!」妻子堅定地回答:「媽,我們信主一直苦盼主回來,現在主已經回來了,就是全能神!你們為什麼不尋求考察,還隨意拒絕、論斷神的末世作工呢?你們只要讀全能神發表的話語,就能聽出是神的聲音。」岳母生氣地說:「你不聽老人言,吃虧在眼前!」然後「啪」的一聲掛掉了電話。過後,為了限制妻子信全能神,岳父岳母讓我不要再把工資交給妻子了,我心想:也許不給妻子錢,她就不會再信了。於是我生氣地對妻子說:「從現在開始,我不會再給你錢了,看你還能撐多久!」誰知妻子卻平靜地說:「有沒有錢都沒有關係,就算沒錢我也要信全能神。」之後不管我用什麼辦法,都動搖不了妻子信全能神的心。因著妻子總是不聽我的勸,我們經常吵架,也很少說話,同住一個家卻形同陌路,兩人都堅持著各自的信仰。妻子該聚會還去聚會,絲毫不受我的影響。她在家裡做飯時還經常唱歌,有時手機播放詩歌的聲音很大,我便斥責她說:「你要聽就插上耳機,不要吵著別人!」可不管我怎樣的態度,妻子依然信全能神,而且信心越來越大。
為了讓妻子放棄信全能神,我是煞費苦心,只要有時間我就看聖經、研讀聖經,還特意到網站上找有名望的牧師,聽他們講道,我還把牧師的講道錄下來播放給妻子聽,可妻子總能一針見血地點出這些講道中的問題,而且說得有理有據。有一次,我將一位臺灣很出名的女牧師關於末世預言的講道放給妻子聽,妻子聽後卻說:「她說來說去不就是講末世的戰爭,主再來的預兆,我們要儆醒等候這些話嗎?末世主再來的這些預兆基本都已經應驗了,我們都能看見,但是我們該如何儆醒迎接主的再來,她沒給我們指出路途。其實神的話早已把一切奧祕都揭示出來了,在迎接主來的事上,主耶穌讓我們做聰明童女,聽見有人傳主耶穌回來的消息就能主動迎接,看看是不是主的聲音,所傳的道有沒有真理的發表,這樣才能迎接到主的顯現。正如主耶穌說:『半夜有人喊著說:「新郎來了,你們出來迎接他!」』(太25:6)『我的羊聽我的聲音,我也認識他們,他們也跟著我。』(約10:27)」聽了妻子交通,我覺得很有道理,但一想本來是想改變她的觀點,沒想到她反過來給我講道,我心裡就很生氣,但又無可奈何,就這樣我們還是各自堅持自己的信仰,誰也說服不了誰。更重要的是,自從妻子信了全能神後,她每天晚上都堅持看神的話、聽講道交通,整個人變得跟之前不一樣了,總是容光煥發的樣子。我很鬱悶,妻子已經鐵了心要信全能神了,我該怎樣做才能讓她繼續信主耶穌呢?接下來的日子,妻子放神話語詩歌時,我就放讚美主的詩歌;她聽全能神教會的講道交通時,我就聽牧師的講道;她看全能神的話時,我就看聖經。此外,我們還經常打聖經戰,論口才、知識、見識無論哪方面妻子都不是我的對手,可每次的辯論我都被她駁得張口結舌、落荒而逃,這使我簡直不敢相信。妻子每次發表的觀點都很有見地,而且說話也越來越有分量,就連牧師都說不出那麼有分量的話,我不敢再輕視她了。心想:「憑我以往裝備的聖經知識還不是妻子的對手,看來我還得系統地學習聖經、掌握聖經,只有用聖經上的話把她駁倒,才能使她繼續信主耶穌啊。」為此,儘管我在餐館上班很累,下班也很晚,但我還是堅持每天看聖經,記筆記,聽牧師的錄音講道。
一個悖逆之子的甦醒(上)
一天,我看到舊約出埃及記3章13、15節說:「摩西對神說:『我到以色列人那裡,對他們說:「你們祖宗的神打發我到你們這裡來。」他們若問我說:「他叫什麼名字?」我要對他們說什麼呢?』……神又對摩西說:『你要對以色列人這樣說:「耶和華——你們祖宗的神,就是亞伯拉罕的神,以撒的神,雅各的神,打發我到你們這裡來。」耶和華是我的名,直到永遠;這也是我的紀念,直到萬代。』」舊約律法時代神的名叫耶和華,並且神明確地告訴我們「耶和華」這個名直到萬代,可為什麼恩典時代神的名又叫耶穌呢?新約裡不是說「除他以外,別無拯救;因為在天下人間,沒有賜下別的名,我們可以靠著得救」(徒4:12)的嗎?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呢?我反覆地看著這幾節經文,越看心裡越困惑。耶穌不就是我們的救主嗎?「耶和華」和「耶穌」是一位神,但為什麼名不一樣呢?難道神的名是可以改變的?我越看越糊塗,越想頭越矇。我在腦海裡使勁地搜索自己的記憶,回想這段時間我一直在暗暗觀察全能神教會弟兄姊妹的一言一行,他們的確都很真誠,言談舉止也很敬虔,他們每次來聚會都是交通真理,交通得也很實際,根本就不像網上說的那樣。而且通過這段時間和妻子的辯論,發現妻子自從信全能神後,明白的真理越來越多了,說的話也有見地,有分量,這麼短的時間,能有這樣的長進,這可不是小事啊,這要沒有聖靈的作工,靠著人自己是達不到的。這時,我開始反思:難道是我錯了?我在心裡激烈地爭戰著,也很難受,非常想弄清楚這個問題,但我又放不下面子,不願意低頭向妻子尋求。
一天,妻子很認真地對我說:「你知道我在社會上就是個不起眼的人,論知識、口才什麼都沒有,今天是神的高抬、恩待,揀選我來到神的面前,能接受神的末世作工,我真的很感謝神!中共政府在網站上造謠、毀謗全能神教會,以往我沒有分辨,相信了它的鬼話,對待神的末世作工絲毫沒有尋求的心,差點兒錯失了神的末世救恩。是神憐憫了我,藉著弟兄姊妹來給我傳福音,我讀了很多全能神的話語,發現全能神的話都是真理,打開了神六千年經營計劃的一切奧祕,揭示了我們的敗壞本性和撒但性情,給我們指出生命性情變化的路途,還把神的性情、所有所是向我們顯明,等等,我這才定真全能神就是主耶穌的再來。同時我對中共抵擋神的實質也看透了一些,我們都知道中共是無神論政黨,自從它執政以來就一直迫害宗教信仰,它就是撒但惡魔政權,一個無神論政黨有什麼資格評論、定罪哪個教會?所以它對全能神教會所作的宣傳都是誣陷、毀謗、定罪,都是謠言、鬼話。中共最仇恨真理、抵擋神,它就想掌控神造的世界,佔有、殘害神造的人類,讓人把它當神敬拜,它最害怕真光,最害怕神的顯現作工,所以我看越是中共迫害的教會越是真道,我們越該尋求考察。而且我們接觸弟兄姊妹這麼久了,他們除了給我們交通真理,供應扶持我們,使我們能更好地明白真理,明白神的心意外,他們圖我們什麼了?這些你應該能看到。」妻子說的這番話我都認可,的確,全能神教會的弟兄姊妹個個都端莊正派,特別有愛心、有信心,這是事實!我不由地反思:「同樣信神,他們怎麼這麼有信心?這班人和教堂裡的人精神面貌完全不一樣,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呢?『東方閃電』是不是真道?如果是真道,我這麼攔阻妻子,那我不是在抵擋神嗎?該怎麼辦呢?」我心裡翻騰著,陷入了兩難之中,特別痛苦難熬。無奈之中我向神呼求:「神哪!『全能神』是不是你再來的名字?是不是你真的已經回來了?神啊!如果是你的作工,求你引導、帶領我,不要撇棄我……」很奇妙的是,我剛禱告完,一隻鴿子就飛到了我的腳上,我相信這是神在回應我的呼求,我的心也慢慢在甦醒。

没有评论:

发表评论